钱塘江·屐处留痕丨七秩岁月 与国同行

《英雄过街》表演的剧照

天空斜斜地照耀着,黑网破碎了,山川燃起了草原大火,衣衫褴褛的士兵们投身于“不是为了胜利者,而是为了失败者”的背水一战。他们发誓要在生死关头和当前政治局势的动荡中为健康的气氛而战...整个表演看起来像一股洪流,将历史的烟雾和生活的岁月融合在一起,震撼和冲刷着人们内心微妙的褶皱。

这是浙江话剧团的一个亮点——9月23日,在杭州剧院燃烧的舞台上,“浙江方言新势力”将身着军装。伴随着一部壮丽的史诗全景剧《大过街》,他们将咆哮着拉开浙江方言的帷幕,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浙江话剧团成立70周年的历史序幕。纵观中国戏剧100多年的历史,浙江方言70年来见证了浩瀚的山川,创造出的诗情画意值得一游。

浙江方言新势力的浪漫复调

秋天变得更浓了,路过杭州湖墅南路136弄的老人大声叹了口气:“我又闻到浙江话剧团的味道了!”

跟着“浙江话剧团的味道”,穿过栏杆,可以看到三棵桂花树静静地站在小巷子的一边,绿树枝间的桂花树盛开着,争抢着香气。凉爽的风轻轻地吹着,仿佛整个剧团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微微起伏的芳香涟漪,并延续了多年。

十年过去了,李伯颜,一个以北京许多小戏剧而闻名的新戏剧导演,在一个夏日走进这个角落,在浙江方言排练中遇到了13个新的浙江方言青年。当时,像彭维和高娓娓这样的一群演员才20多岁,这是一个新的分支涌现、活力澎湃的时代。他们与业内风向标导演李伯颜的会面注定会产生不同的艺术火花——戏剧《幸福》。请访问。他们带着这股火花一路向北,在北京的舞台上打出了一张新的“浙江方言新势力”的名片。

《浙江方言的新力量》是对浙江话剧团蓬勃发展的80后和90后戏剧演员群体的概述,这支新生力量一路奋战,以无拘无束的热情和高超的演技赢得了金狮奖、木兰花奖、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中央戏剧学院奖等奖项。最后,它成为了国家戏剧舞台上的一名杰出的演员,并日益突出。今天,鲜花盛开。年轻的浙江方言人在故事间自由穿梭,舞台就像一个无限放大的闪光灯。但是在卓尔精灵光辉的背后是不同排练厅和舞台上的血泪。

对浙江方言来说,“浙江方言新势力”的成长是惊人的,雕刻和打磨的过程是感人的。浙江方言秉承“以名人造人”的理念,先后引进各种实力的大师和大师,打造各种实用舞台:邀请孟兵、李宝群、王红、英天功等著名编剧创作新剧;著名导演龚晓东、陈欣怡、任明受邀排练新戏,著名戏剧艺术家马田慧、关英、徐平、宋国锋受邀培训年轻演员。重点人才学院继续教育计划、小鹰计划和新松树计划等平台的推广是多种多样的。除了从外部输血,血液也是从内部产生的。例如,针对高校戏剧人才这一未来戏剧领域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高校应该开展具体的合作。我们将建立人才激励机制,选择新的角色,而不是资历。新人将起带头作用,老演员将随处可见。年轻的男演员王鹤刚刚毕业,就被选中出演《秋水山庄》的女主角沈秋水。然而,在众多伟大领袖云集的“英雄过街”中,国家一级演员、浙江话剧团副总经理俞斌却愿意在长征路上扮演一个不知名的普通搬运工。

这种开门见山、不拘泥于一种模式的做法意义重大。与许多国有剧团的困境相比,浙江方言一代接一代地稳定有序地继承和发展,始终坚持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的青年观念。从老一代浙江方言艺术家到今天的彭维、高娓娓、土媛媛、吉晶晶等“浙江方言新生力量”的年轻人,人才培养逐步延伸,形成了持续的良性循环。当年轻演员李越谈到“浙江方言的新势力”和浙江方言的人才战略时,他有着明显的安慰:“浙江方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宽容,一种包容一切河流的宽容,这符合我们许多人的艺术追求。你总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并得到一些东西。”

一瞥过去

浙江方言新势力作为一个新生群体,是浙江方言新时期最活跃的血液。在浙江方言漫长而动荡的征途中,虽然老一代的浙江方言人慢慢地随着时间流逝而离去,但对于新一代的浙江方言人来说,他们的每一寸路都不会被遗忘。

回首1949年12月26日,与民国一起诞生的浙江话剧团就像鸿蒙的开始。在浙江方言的早期,人们精力旺盛,迁居开垦荒地。从外西湖26号到海尔巷171号,再到湖墅南路136号,我一路走来。不管这些年有多么多事,或者有多么多风暴,70年来,我一直坚持与国家血脉相同的频率,并与国家的命运产生共鸣。我把战斗、奋斗、团结、艰苦奋斗和爱情的主旋律奏成了一个永恒的声音。

戏剧引进以来,李叔同、夏衍、欧阳予倩、田汉等戏剧艺术家来到浙江开展重要的戏剧活动。浙江话剧团的雏形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孕育出来的。从五四时期的易卜生戏剧到三四十年代的左翼戏剧、国防戏剧和抗日战争戏剧,戏剧演员在浙江舞台上随处可见。与此同时,抗敌话剧四队从南京迁到杭州,以激烈的战斗姿态掀起了话剧热潮。杭州解放后,四大剧团与随军南下的革命文艺战士、杭州的专业文艺工作者、投身革命的热血青年一起,聚集在西湖孤山边的“柏青山庄”,成立了浙江话剧团的前身——浙江工艺艺术团。到1952年底,浙江话剧团正式更名,开始了浙江戏剧的全方位专业之旅。

剧团成立之初,浙江方言掀起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戏剧潮流,上演了《红旗歌》、《李闯王》等大型戏剧。1956年,获得12项大奖的三部戏剧《黄华玲》、《警徽》和《保安官》更令人印象深刻。程贾伟、周贤珍、张维国、刘明仁等浙江方言使用者毫无怨言地排练了一出好戏。在多山的浙江,沉重的行李和表演设备不能在崎岖的山路上用手推车拉。用杆子甚至用手搬运它们是正常的。更不用说当时的舞台条件了,当时露天平台是开放的,下雨的时候,平台只是用两片雨布支撑着。因此,浙江方言亲自向浙江的山村和岛屿传递戏剧,这在许多老观众的记忆中仍然是新鲜的。

改革开放后,浙江方言人表现出了更大的韧性和旺盛的生命力,迎来了辉煌的戏剧春天。其中,以童苗挺为代表的作家、以李若·王为代表的演员和以谢玉为代表的舞蹈家尤为突出。然而,在短暂的繁荣之后,戏剧性的表演市场迅速萎缩,寂静的冬天来临了。然而,像顾高天、周贤珍、钱永明和邱志刚这样一群热爱戏剧和生活的浙江方言使用者不愿意让戏剧沉没。他们在探索实验戏剧的热潮中找到了自己的路。他们适时成立浙江儿童艺术团,推出原创儿童剧《明日飞翔》(Flying Mountain),每年演出271次,上座率高达93%,成为文化界心目中戏剧界的奇迹。

时代的车轮继续前进,新的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走上舞台。在该剧的开演和闭幕之间,这一代年轻人将该剧的精神和信仰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和角色,在各种舞台世界中燃烧着青春和激情,这也支撑了浙江方言改革初期的一个世界。

浙江话剧团风雨无阻

在重组浪潮中敲打、探索、前进

2010年5月4日,浙江话剧团有限公司在文化体制改革的浪潮中加入了许多国家文艺团体。然而,地方剧团在发展之初面临着艰难的阵痛:保障被切断,收入低,人才流失。除了浙江方言没有别的了。

重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遇。当时,已经工作了30年并有资格退休的王文龙,坚决选择带领大家继续前进。为了凝聚全团的精神,他一上任就做出了迅速的反应:从上到下改革,同时为全团的关键年轻演员寻找剧本、剧本和导演。

因此,剧团制度不断完善。改制前,已取得资格的职称终身制被打破,浙江方言的情况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全员劳动合同制、末位淘汰制和生产者制相继实施。收入分配不再与职称挂钩,而是以每个职位的固定工资为基础,有更多的工作和更多的收益。年轻演员的发展空间大大扩大了。

退休员工杨光明也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回到浙江担任照明设计师。在保留剧目轮演剧院工作了一辈子后,随着结构调整的发展,他的工作变得更有动力,收入增加了两倍多。这样的收入水平在改革前确实很困难,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当时新的娱乐媒体出现,戏剧观众损失惨重,浙江方言开始依靠儿童戏剧生存。浙江方言副总经理吴林炎已经表演了20年的儿童戏剧,他曾透露,如果他一年表演200场,他的收入最多将超过3万元。当时,这种收入不如一位稍有名气的演员唱的歌好。

鉴于如此巨大的收入差距,为什么人们仍然选择在舞台上观看?如果你仔细研究原因,你只是爱和忍受它们。李叔同说,“表演艺术对文明至关重要”。在每一个浙江方言使用者的心中,他们总是跟随祖先的原始心灵——戏剧比天空还要大。

幕布一拉开,演员们就成了舞台上命运相连的群体。他们不能离开舞台,带着血逃走。他们不能受轻伤就离开火线,也不能受重伤就上战场。在《这颗心是明亮的》的舞台上,演员余江浩悄悄地表演了整个场景,尽管他浑身是红疹和瘙痒。尽管颈部受损,何倩娜仍然完成了大量的身体运动。在《英雄通行证》的首映式上,演员常陆扭伤的脚踝承受了巨大的疼痛,完成了场景的变换,而李亢意外的骨折也要求他拄着拐杖上台...更常见的是,他们默默地忍受着未知的痛苦,直到他们被发现接受治疗之前,已经是血迹斑斑的服装和晕厥休克。

在经历了这么多场景后,他们仍然不得不忍受无助的精神痛苦,比如在场景开始前收到亲人死亡的坏消息。剧团里的许多演员都有过这样不幸的经历,但常常过了很多年,他们才听到晚会轻描淡写地提到他们。让人们感慨的是,无论当时他们有多心烦意乱,他们都不得不小心隐藏自己的情绪,甚至在铃声响起时嘲笑演出。浙江话剧团很幸运能够带着公司的长期爱和奉献精神,乘公共汽车进行重组。

戏剧艺术与时俱进。

“艺术应该与时俱进”。在过去的70年里,随着电影业的崛起、电视的普及和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戏剧逐渐失去了在文化娱乐领域的主导地位。然而,浙江方言人始终认为,由于戏剧形式的“纯手工”特征和现场体验的独特魅力,演出市场仍然相当可观。关键是如何使戏剧艺术与时俱进,如何创新和引进高质量的产品。

自浙江儿童艺术诞生以来,浙江方言人已经培养儿童戏剧30多年了。他们培养了领先的创作团队,主要是夏忠莲、吴林炎、白李文、熊延平和杨光明,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原创童剧,赢得了业界和市场的双重认可。

重组前,浙江方言主要依靠儿戏在国内外打拼。直到2010年9月3日,原浙江儿童艺术中心更名为浙江方言艺术剧院,并举行了《幸福》的盛大首映式。“双轮驱动”浙江方言儿童剧正式开幕。除了“浙江方言新势力”的培育之外,剧目发展还有三大主题:主题系列、都市情感系列和民国名人系列。地域文化和地方特色正逐渐成为浙江方言品牌剧目的精髓。从“谁主宰沉浮”到“池子”,再到“繁荣之路”,从“幸福”。从“再见银辉”到“秋水山庄”,再到“欣欣酒店”,浙江方言自2010年以来已经制作了52部戏剧,每年演出800多场。

浙江方言不仅在剧目创作和编排上做出了巨大努力,而且不断开拓视野,探索新的戏剧形式。例如,大城市广场创造了一个“城市戏剧场景”,以流动戏剧艺术表演的形式在熙熙攘攘的购物中心炫耀。台州三门县旅游开发公司联合创作的以地方英雄为主题的戏剧《池子》是文化旅游一体化的标准实践。戏剧《青青峪村》是一部反映湖州人民实践“两山”理念的现实题材戏剧,是与湖州文光新局合作创作的,并得到广泛认可。

目前,浙江方言艺术剧院已经是杭城的文化地标。夜幕降临时,你走进剧院,只觉得大厅里的灯就像星星一样,一定会吸引人们聚集起来。之后,你跟着人群走进黑暗的剧院,在舞台上欣赏浪漫的幻想和现实的咏叹调。直到幕布落下,就像凤凰在沉思,你和人群一起走出剧院,听到萦绕在枝叶间的夜风。你可以看到天空依然永恒,河流依然不朽,人们最终不会离开剧院。

北京快3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投注

碧桂园执行董事、副总裁梁国坤因退休辞任
小区养狗风波:遛狗吓到小孩、狗粪污染、狗咬伤人,业主间陷入“
获诺奖的“细胞氧感知”其实已用于肾性贫血治疗中
诺贝尔奖的启示:我们需要“TO B”还是“TO C”的经济学